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1988年底,于一片祥和中嗅到血腥味

2024-7-2 23:51| 发布者: biruxie| 查看: 3835| 评论: 0

摘要: 值其时也,改革形势表面上一派大好;头顶上高悬达摩克利斯之剑而浑然不觉的北京市民,竟因美术馆首次展出裸体油画,一夜之间统统变成美术爱好者!
1988年底,毕汝谐于一片祥和中嗅到血腥味

 毕汝谐于1989年1期《中国之春》杂志发表"共产党的江山哭不倒"(笔名李宪),对即将到来的血腥镇压发出第一次严重警告!

   值其时也,改革形势表面上一派大好;头顶上高悬达摩克利斯之剑而浑然不觉的北京市民,竟因美术馆首次展出裸体油画,

一夜之间统统变成美术爱好者!连卖白菜的老大妈都互问:"看没看光屁股的画儿?"

   衆醉我醒----毕汝谐以先知先觉作家独有的敏感,第一次发出"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遗憾的是,世人置若罔闻!

      

   1989年1期《中国之春》杂志第62页--------

      

   "载舟覆舟"这一导致王朝换代的原则不适用于共产王朝,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共产党政权,

手无寸铁的人民只是一群听凭宰杀的.........chicken!

      

   一九八六年尾,当中国大陆风起云涌之际,邓与赵二位在情急之下曾吐露真言------

   邓小平:必要时要让学生流点血。

   赵紫阳:大不了实行军管。

   诚愿中国人民永远牢记两位大人的上述警告,以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以避免丧失手中业已获得的一点点可怜的"宽松"。

要知道,两位大人并非虚言恐吓,他们完全有能力付诸行动,且不必顾忌其后果。


35年过去了,重温毕汝谐这一颇有先见之明的文章,其中有这样两段话可以诠释今日之中国政局——

其一: 当年,共产党运用中世纪巫师咒语般的欺骗令全国的知识界集体臣服,使他们在一场备受屈辱的焚书坑儒的运动中唾面自干,让亿万百姓服服帖帖地在一场两千万人饿死、三千万人失业的灾荒中鸦雀无声;而今,共产党也可以运用中世纪般残酷野蛮的暴力做到这一切。从治国安邦的角度而言,重要的是效果而非手段。

 

如果习近平敢于采取六四那样大规模杀人的镇压方法,还可以延长共产党的寿命;如果习近平优柔寡断,举棋不定,就只能完蛋!

其二:

如果说,处于劣势的共产党是以李大钊、瞿秋白、方志敏、恽代英等仁人志士的热血浇灌胜利花朵的话,那么,身为执政党的共产党则是以轮番牺牲其精华和糟粕刘少奇(组织天才)、林彪军事天才)、四人帮(妖妇佞臣)延年益寿。
 

现在共产党又到了生死抉择的关头,如果能够主动地或者被动地牺牲习近平这一糟粕主席,还可能延续寿命。

    

最近,承蒙王炳章博士之妹王玉华女士大力帮助,找出这篇旧文,谨供网友参考。



共产党的江山哭不倒——与丁楚先生商榷 李宪(毕汝谐

中春67期刊出了丁楚先生大作哭党,窃以为是一篇瑕瑜互见的文章;一方面,丁先生鞭辟入里地分析了内容与形式这一中国政治中难缠的死结,而另一方面,该文贯穿着共产党必垮这一观点,委实令笔者无法苟同。
鉴于中春许多文章都弥漫着这种乐观主义,笔者愿提出管见以求教于诸君。
德热拉斯说得好:法西斯主义与共产主义有本质的不同;法西斯主义者谋求改变政治关系,保持社会条件;共产主义,不管它是在哪个国家实行,其实质都在于权力。法西斯主义是恶梦,是疯狂;而共产主义是暴力,是禁忌。法西斯主义是暂时的,而共产主义则是一种持久的生活方式。(见其所著铁托:内幕故事一书)
假如我们醉心于共产主义理论的精华部分,那么我们很容易便会在纸面上绘出美轮美奂的琼楼玉宇;同样,如果我们纠缠于共产主义在其实施过程中的累累罪行,那么也会很容易地在纸面上将其打入万劫不复的阿鼻地狱
然而,政治——不管是国际政治还是国内政治——是冷酷现实的;在这里,取决定性作用的是实力,而意识形态则居于次要位置;特别是在一些落后国度,暴政往往是统治民众的最有效的方式,至于挂出怎样一个羊头,却是不重要的。请看利比亚的卡扎菲政权、伊朗的霍梅尼政权,堪称二十世纪末叶的政治奇观,然而,前者顶住了美国软硬兼施的压力,后者熬过了最强邻的八年抗战,二者至今没有垮台的迹象;若与中共政权相比,他们的统治能力只能是小巫见大巫。
丁楚先生以行云流水一般的文笔为共产党做了今昔对比,并叙述了若干精心选择的事例,以此证明共产党失尽人心,这并不错;然而,据此尚不能得出共产党必垮的结论。众所周知,林彪编毛泽东小红书的首页首则是“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而今共产党以及不再重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作用,然而,这恰恰是增强而非削弱了其生命力,它摆脱了意识形态的桎梏,不必煞费苦心地为所言所行数典论祖;共产党转而采取黑猫白猫的务实政策,一件千疮百孔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外衣便足以遮羞蔽体,共产党的力量在这种扬弃之中得到加强。
  当年,共产党运用中世纪巫师咒语般的欺骗令全国的知识界集体臣服,使他们在一场备受屈辱的焚书坑儒的运动中唾面自干,让亿万百姓服服帖帖地在一场两千万人饿死、三千万人失业的灾荒中鸦雀无声;而今,共产党也可以运用中世纪般残酷野蛮的暴力做到这一切。从治国安邦的角度而言,重要的是效果而非手段。

  "载舟覆舟"这一导致王朝换代的原则不适用于共产王朝,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共产党政权,

手无寸铁的人民只是一群听凭宰杀的.........chicken!

 如果说,处于劣势的共产党是以李大钊、瞿秋白、方志敏、恽代英等仁人志士的热血浇灌胜利花朵的话,那么,身为执政党的共产党则是以轮番牺牲其精华和糟粕刘少奇(组织天才)、林彪军事天才)、四人帮(妖妇佞臣)延年益寿。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共产党比文革之前更为强大,使得更多的人惧服;在国际事务中,理财家赵紫阳、半吊子工程师李鹏比巨人毛泽东、周恩来有更大的发言权。
许多与共产党结下血仇的反共人士因之放弃反共立场,在香港,如果有谁提出共产党将于九七大限或50年后垮台的话,他必将被左中右各派视为疯人。
在共产党的统治下,甚至连持不同政见者也按照党的意志发挥着消极因素化为积极因素的特定作用;身陷囹圄的魏京生以其无尽的苦难显示党的强暴和不畏舆情;而出入国界的方励之则以其钦准的自由宣扬党的开明和宽宏大量;专制制度需要用他们的存在界定出庶民百姓的行为禁区。这真是人尽其才,各有所用。  

   一九八六年尾,当中国大陆风起云涌之际,邓与赵二位在情急之下曾吐露真言------

   邓小平:必要时要让学生流点血。

   赵紫阳:大不了实行军管。

   诚愿中国人民永远牢记两位大人的上述警告,以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以避免丧失手中业已获得的一点点可怜的"宽松"。

要知道,两位大人并非虚言恐吓,他们完全有能力付诸行动,且不必顾忌其后果。

毛泽东的滔天罪行在于,他在文革夺权斗争中迫使刘少奇服输后,并没有就此止步,而是继续进行其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实践,将亿万人民推入血海泪河。而邓小平的历史功绩在于,他于文革后的夺权斗争中取代华国锋之后,没有就此止步,关起门来做皇帝,而是推行有限度的改革;假如他重施60年代调整、巩固、充实、提高之故技,亿万民众亦莫奈其何。
在人民共和国里,人民的意见是无足轻重的。
民联主席胡平先生鼓吹言论自由有年,并指出此即专政制度的阿基利斯之踵;我同意他的看法。最近,刘宾雁先生于海外预言中国大陆将于数年内出现第一份民营报纸,我同意他的判断。然而,共产党人比非共产党人更懂得钳制异己言论的重要性,一旦民营报纸不再是舆论界的花瓶而成为专制制度的丧钟,那么,共产党就会架起一架破旧的机枪,使得白面书生的精神原子弹无法发挥其威力!
这里有个现成的例子:苏联坦克粉碎了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捷克作家协会成为首批攻占目标之一,鼓吹离经叛道的文化人就此噤若寒蝉。
谴责共产党的专制独裁是一回事,承认这一不可更变的现实则是另一回事。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共产党的江山不可动摇,爱它也罢,恨它也罢,哭它也罢,笑它也罢,都不能改变这一客观事实。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21 19:02 , Processed in 0.009564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