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本质是国际反帝阵营反对帝国主义阵营

2024-4-7 22:58|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9678| 评论: 6|原作者: 英共(马列)|来自: 国际反帝平台

摘要: 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主要特征是帝国主义阵营与反帝国主义阵营之间的对抗。世界工人可以从反帝国主义阵营的胜利和帝国主义的失败中获得一切,这将是对全球垄断资本主义大厦的沉重打击,是向世界社会主义革命迈出的巨大一步。

【原编者按】 
       2023年10月1日,英国共产党(马列)官网刊发《希腊共产党如何利用马克思主义术语掩饰其从马克思主义中的撤退》一文,文章驳斥了希腊共产党的反马克思主义立场及其所提出的“帝国主义金字塔”新理论,同时呼吁世界社会主义者们联合起来,致力于取得反对帝国主义世界秩序的决定性胜利,以迎接光明的未来。文章内容如下:

  本文原载于世界反帝国主义平台的机关报《纲领》。

  基于对日益升级的帝国主义战争动机的马克思主义分析,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反帝国主义者去年聚集起来,建立了世界反帝国主义平台。这样做是为了将我们的精力集中到当前运动中最紧迫的优先事项:团结尽可能广泛的力量,支持反帝国主义集团的斗争——如果方法正确,这场斗争有可能引发下一波决定性的社会主义革命。

  该平台去年在巴黎启动[1],其创始声明概述了我们所认为的所有社会主义者和反帝国主义者在这一危机与战争的关键时期必须专注的任务。为了帮助动员力量投入这场斗争,《纲领》的一部分工作必然是在意识形态领域开展的——反对并揭露错误观念(特别是认为俄罗斯和中国是帝国主义国家的观念)[2],这些观念混淆视听,使工人们失去了积极性,无法全心全意地参与到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战争运动的斗争中。

  这一立场使得平台与希腊共产党的反马克思主义立场发生了冲突,希腊共产党用最令人发指的语言强烈谴责《纲领》[3],谴责每一个参加《纲领》活动或签署《巴黎宣言》的组织都是“机会主义”和“反动派”,并利用其所能动用的一切手段来干扰和破坏我们的工作。

  所谓的“金字塔理论”

  我们必须认识到,这场关于正确分析当前战争的争论并不是抽象的。作为科学社会主义的追随者,我们明白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实践。没有正确的认识,社会主义者就不可能以有利于工人事业的方式行动,我们也无法确定哪些行动将导致革命力量的发展和敌人的失败。

  没有正确的理论,工人阶级运动就没有行动的有效指南,它将自动滑向可以安全地控制在资产阶级政治范围内的实践。这就是为什么共产主义者必须坚持反对错误的理论——正确的路线是革命胜利的先决条件。布尔什维克革命的全部历史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那么,希腊共产党提出的理论立场是什么?它在实践中又会使哪些活动产生呢?

  首先,希腊共产党的“帝国主义金字塔”新理论[4]建立在一个不正确的论断之上,即每一个发生贸易和生产商品的经济体都是资本主义经济体。

  这种庸俗化一下子否定了马克思主义对商品发展的历史理解,即资本主义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商品生产是占主导地位的生产形式。它忽视了自最早的阶级社会以来就存在商品生产的事实:它们存在于奴隶主和封建社会中,而且在社会主义社会中还将继续存在一段时间。希腊共产党的理论家似乎相信[5],任何人只要生产出东西在市场上出售(不管是内部的还是外部的),只要使用货币,就是资本家。

  他们在这种庸俗化之后又提出了另一种更具问题的观点。他们告诉我们,既然全球资本主义现已进入垄断阶段(正如列宁所示),而且资本主义生产在各地都趋向于集中和垄断(正如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所示),那么现代的每一个资本主义国家都是帝国主义国家(这一点被列宁坚决反驳)。[6]

  他们说,这对布基纳法索的资本家和美国的资本家同样适用。显然,增长资本的欲望揭示了他们成为帝国主义者的欲望——而这种欲望才是最关键的。根据“金字塔”理论,每一个从事贸易的国家,从英国和法国到古巴和朝鲜,都是帝国主义国家——世界上各个国家只是占据了全球帝国主义“金字塔”上不同的层级。

  从这种歪曲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出发,各国之间的矛盾都是“帝国主义间的”,矛盾产生的原因在于各国相互争夺帝国主义利益以及相互取代成为世界帝国主义“金字塔”顶端的愿望。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定义甚至包括了斯大林时代的苏联。

  在没有任何证据支持其荒谬理论的情况下,希腊共产党的“理论家们”将列宁主义关于全球经济垄断控制和临时帝国主义竞争的概念庸俗化并加以歪曲,直至其本质完全消失。

  借助真正的机会主义风格,希腊共产党的理论家们从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著作中随意挑选了几条真理,通过剥夺它们所有的背景,将它们变成了空洞而毫无内容的教条——这既解释不了任何事情,也不会启迪任何人。

  列宁对全球垄断资本主义经济的实质性描述揭示了少数几个占统治地位的大国是如何利用其金融、技术和军事实力剥削和压迫绝大多数国家的。在这幅具有历史发展、总体特征、发展趋势和突出矛盾的多面图景中,希腊共产党抽取了一两个真理,使其失去了全部意义。

  列宁说,资本主义倾向于垄断。现在我们正处于垄断阶段,所有的资本主义都是帝国主义,希腊共产党如是说。这是完全错误的。通过这种手法,这一理论的作者们试图呈现给我们这样的世界图景——帝国主义遍布每个国家却无处可寻。

  这一理论的作者们没有解释他们是如何做到的,也没有提供丝毫证据来证明他们能推翻列宁主义关于当前各国之间极端剥削和不平等的全球体系的观点,这一体系被列宁本人描述为“在帝国主义下基本的、重要的、不可避免的”,[7]“金字塔”理论的创造者们轻蔑地称之为“所谓的民族问题”。[8]

  被压迫民族作为帝国主义中心地区寄生性垄断金融家的超额利润提供者,将自己从被过度剥削的地位中解放出来这一根本问题何时以及如何不再是一个真正的问题而仅仅成为一个“所谓的”问题?这一论断的作者们并未去解释。

  1991年苏联解体后,英美帝国主义加紧了其为统治所有国家而发动的战争运动,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随后出现的“世界警察”的“单极时刻”是一个典型的新殖民主义时期,是帝国主义寻求统治(而非民主)[9]所有欠发达的、非垄断的、缺乏技术、金融和军事力量的国家的时期。[10]

  希腊共产党假借列宁主义声称到处都是垄断,这实际上模糊了我们对全球垄断力量的看法——那些国家凭借实际的、历史积累的资本储备,能够利用其垄断力量控制全世界的政府和经济,并在假想的“垄断者”的混乱中不断地从世界各地榨取贡品。他们已经将世界经济的唯物主义观念转变成了一种唯心主义的身份政治:你是一个垄断者,因为你想成为一个垄断者;你是一个垄断者,因为你是垄断时代的资本家;你是一个垄断者,因为你经营着没有竞争的国有经济部门,即使这个部门是在社会主义或以人民为本的民族解放政府的领导下经营的!

  与此同时,他们还将共产主义简化为一种身份。希腊共产党认可的共产主义者不再是那些学习社会主义科学以将其强大的真理带给大众并帮助争取解放和社会主义革命运动的人,而仅仅是那些讨厌资本家的人——他们穿戴正确的徽章、T恤和帽子成为正确团队的忠实支持者,高呼正确的口号来反对指定的敌人。

  你可以在西方世界找到许多这样的“共产主义者”。他们在社会变革和历史演进中不再发挥积极作用。相反,他们已经将自己转变为永恒的“反对派”:永远不会推翻资本主义的“反资本主义者”、永远不会阻止战争的“反战分子”、永远不会做任何威胁到种族主义或性别歧视真正经济根源的事情的“反种族主义者”或“反性别歧视者”。

  希腊共产党及其同类实际上已经假借列宁的名义将列宁划时代的教导和反帝国主义的革命实践扔进了垃圾桶。

  工人阶级运动的非政府组织化

  我们似乎在希腊共产党那里见证了一个非常显著的现代现象——左翼的非政府组织化,在这种情况下,专业机构应运而生,它们的主要职能不是聚集和训练革命力量,而仅仅是重建和维护机器。这些组织必须保持足够的“激进性”以吸引一定比例的工人阶级选票,并赢得一定数量的选举职位,但又不能激进到引来统治阶级国家机器的报复。

  从根本上说,为了维护资产阶级的机构和其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来之不易的地位,这样的党派不能动摇资产阶级政治的大船。一些发泄情绪的行为——工人阶级愤怒的安全阀——是可以接受的,甚至是必要的,但任何严重质疑现状或破坏资产阶级秩序的行动都不被允许尝试。

  任何此类行动都必将给党带来惩罚——从媒体封锁开始,进而发展到诽谤党的领导人和政策,追捕党员,最终经济和战争危机的升级以及国内政治稳定性的破坏导致党被取缔,建筑和银行账户被没收,其领导人遭到迫害、逮捕或流放。

  这种从革命到“反对主义”的退却并非新现象,它只是工人阶级分裂及其领导层被资产阶级国家机器同化的最新反映,而这种分裂和同化自20世纪初以来就一直以各种形式存在。[11]在我们这个时代,这种现象也不仅限于希腊共产党。在最近一段时期内,当革命潮流的退潮和共产主义运动的理论退化结合起来造成悲观主义和挫败感时,许多具有一定规模的党派都发生了类似的情况。

  希腊共产党是体现这种转变和退却的党派之一,其核心干部的职业化就证明了这一点——这不是列宁主义传统中被解放出来致力于革命活动的工人,而是体现了官僚化和事业主义精神的工人。

  这些工人,不深入学习和无私地致力于服务大众,而是具有团体思维、愿意执行机器维护的繁琐工作,以及保持对将党和工人阶级带向完全错误方向的领导层的无条件(不加思考的)忠诚。

  输出机会主义和宗派主义

  希腊共产党是一个具有伟大革命传统、拥有群众基础、在希腊人民的政治、社会和文化生活中长期占有一席之地的政党,它倒退到机会主义[12]是对希腊阶级斗争的沉重打击。其领导人越是坚定地坚持他们错误的路线并诋毁所有尝试将他们带回革命道路的人,我们就越能确定劳动人民需要组建一个新的政党来领导他们争取社会解放的斗争。

  这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挫折。对于长期以来经受苦难和斗争的希腊工人来说,这是一场悲剧。

  但是,希腊共产党的行动不止于希腊的国土。希腊共产党利用其作为希腊革命继承者的国际声望、令人印象深刻的专业性、人数优势和财力,一直在系统地将其反马克思主义混乱(“理论”)注入到它能影响的每一个地方。

  我们的运动中普遍存在着理论上的混乱,这是后斯大林时代苏联修正主义和中苏分裂遗留下来的,混乱帮助希腊共产党到处推行其貌似激进但反唯物主义的路线——他们甚至不惜使用贿赂、威胁、强制和操纵来达到目的,或者扰乱那些不愿顺从其议程的人的工作。

  许多陷入社会民主主义反对主义泥潭的党派一直在叩击着敞开的大门。例如,墨西哥共产党、瑞典共产党或德国的共产主义组织[13]等党派的领导人都非常乐意找到一个听起来具有革命性的理由,为其放弃阶级战争的立场和回应北约的宣传——特别是关于俄罗斯或中国的“帝国主义”、“扩张主义”、“侵略”等宣传提供辩护。

  在其他情况下,希腊共产党利用其在世界民主青年联合会(WFDY)中的控制性影响力,操纵年轻成员反对他们党内的长者。此外,希腊共产党还利用其广泛的国际官员网络,与国际秘书建立了牢固的私人关系,并试图将他们作为反工人路线的推动者。世界各地的共产党都因此出现了混乱、党内斗争和分裂。

  西班牙的案例[14]众所周知。人们较少谈论从巴基斯坦到波兰,从墨西哥到美国,从德国到瑞士的其他行动。但是,任何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活动的人都知道一些关于希腊宗派干预和颠覆的故事。

  重新诠释托洛茨基主义

  所谓的“金字塔理论”的实际结果是什么?

  接受这一观点的党派的政策实际效果,是将当前乌克兰的冲突描述为两个帝国主义大国之间的冲突,而工人阶级在其中没有立场。

  而且,由于每一个生产商品的国家都被描述为“帝国主义”,未来即使发生朝鲜或中国与美国之间的战争,同样也会被描述为“帝国主义间的”。

  在这样的时刻向工人们讲述这样的谎言是一种犯罪行为,它放大了帝国主义战争宣传并瓦解了反战运动。

  共产党人本应站在反帝反战运动的核心和前沿,为运动注入理论的清晰度和实践的力量,但他们现在却被置于一旁。一味呼吁“工人阶级团结”并不能掩盖这种活动真正的破坏性质。

  他们的呼声不是反对帝国主义的工人阶级团结,而是“你们双方都将会遭殃”——呼吁不作为和被动。

  正如列宁在1916年写到的:“战争往往有助于揭示腐朽之物并摒弃传统观念。”[15]必须抛弃关于希腊共产党是先进革命共产党的传统假设,认识到其腐朽性并作出回应。

  从本质上讲,希腊共产党的“列宁主义”金字塔是托洛茨基主义的再造。

  就像托洛茨基一样,这一“理论”的倡导者们拒绝承认被压迫民族和压迫民族的帝国主义现实。

  就像托洛茨基一样,他们拒绝承认将帝国主义国家中的无产阶级斗争与被压迫国家的反帝斗争统一起来的必要性。

  就像托洛茨基一样,他们拒绝看到除了无产阶级以外的任何阶级的革命潜力。

  就像托洛茨基一样,他们拒绝参与任何可能使他们朝着社会主义目标迈出具体一步的联盟。因此,社会主义仍然是一个抽象的、遥不可及的梦想。

  就像托洛茨基一样,他们用关于工人阶级团结的革命性措辞来掩盖他们加强针对所有反帝国主义领导人和运动的帝国主义宣传的行为。

  就像托洛茨基一样,他们已经转变成为在我们的运动中宣传帝国主义的工具,无论是自愿还是偶然。

  鉴于这一破坏性路线持续、激进和坚定的追求,以及其对所有试图向工人阶级展示该路线错误性的人进行的恶毒人身攻击(针对个人,而非观点),我们只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那就是希腊共产党的领导人已完全投身于机会主义阵营。不仅如此,他们已成为该阵营的头目,成为了致力于阻碍国际工人阶级争取革命反帝团结的斗争,进而阻碍我们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的组织者和领导者。

  以错误的类比代替具体分析

  在他们自己的文件中,以及他们支持者的文件中[16],反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提出者喜欢将北约目前在乌克兰领土上对俄罗斯发动的代理人战争与第一次世界大战相提并论,将其描述为两个垄断力量之间为了控制资源、市场和超级剥削途径的“帝国主义间”的冲突。

  确实,在去年一个党内会议的讲话中,前希腊共产党总书记阿莱卡·帕帕莉卡甚至宣称“乌克兰人民”(即由美国支持的演员傀儡沃洛迪米尔·泽连斯基领导的新纳粹代理政府)正在发动一场反对“俄罗斯侵略”的“正义战争”。[17]

  这种说法是如何与该党在其他地方宣称(“所谓的”)的民族问题已不复存在相照应的,这需要比我们更聪明的头脑来解读。这样的声明也无法与希腊共产党关于乌克兰战争是一场“帝国主义间”战争的说法相一致!也许希腊共产党向不同的受众展示不同的说法?

  同样,只有希腊共产党能解释这种说法与帝国主义者称他们是无辜的(“公正的”)、是在“用北约武器捍卫乌克兰主权”(美国三十年来一直在稳步侵蚀这一主权并在九年前完全将其篡夺)的说法有何不同。

  列宁在1915年指出,“没有一个社会主义者敢在理论上否认对每场战争进行具体的历史评价的必要性。”[18]但是希腊共产党的“理论家们”并未做出这样的评价——他们仅仅是与第一次世界大战进行了类比,没有任何证据支持他们的非历史性论断。

  对于俄罗斯经济的“帝国主义”特征,他们没有给出系统的详细证明,就像他们对中国、巴西、印度——甚至伊朗和委内瑞拉所作的同样主张也没有提供系统详细的证据一样。

  没有任何具体的历史评价来证明这些国家是如何通过出口资本、全球超级剥削并将因此获得的超额利润汇回本国领土生活的。没有证据表明这些国家是如何通过这种寄生活动“获取优惠券”并谋生的。没有证据表明这些国家的工人是如何通过从这种垄断利润中获得的微薄份额而被贿赂,从而维持社会和平的。

  迄今为止,希腊共产党为了捍卫其荒谬立场所引用的唯一事实和数据都是随机挑选的,以安抚那些轻信者。[19]这与他们的整个方法论一致,即用零星的列宁语录来代替对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全部著作的认真研究。当然,从95卷这样的作品中,随意断章取义的几段引文似乎可以证明什么,但只有不诚实的诡辩家才会这样论证。

  为了支持这样的严肃论断而提出的几个随机统计数据,并不是一种试图全面理解乌克兰战争复杂性的有意义尝试,而是一种模糊真相的折衷主义;这是一个经典的在线搜索“证据”以证明预先确定观点的案例。这样的“分析”让人联想到列宁对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一些昔日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如格奥尔基·普列汉诺夫和卡尔·考茨基沉溺于类似做法的描述:

  “从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看……我们只能对这种方法的‘科学’价值嗤之以鼻,因为这种方法把对战争的具体历史评估(或对希腊共产党的国家经济的具体历史评估)当作是随意选择国家统治阶级认为满意或方便的事实,是从外交‘文件’、当前政治发展(或从资产阶级剪报)中随意摘取的事实。此外,帝国主义的科学概念被简化为一种滥用术语,用来称呼上述两个帝国主义集团(或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帝国主义集团)的直接竞争者、对手和反对者……”[20]

  世界大战之间的相似之处和不同之处

  然而,从某个方面来讲,希腊共产党确实是正确的:当前的战争将毫无疑问地被视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端,正如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一样,它是由全球资本主义经济的生产过剩危机引起的。

  1914年,两个帝国主义集团相互对峙,争夺世界领土和市场的份额。这是一场纯粹的帝国主义间战争。正如列宁所预言的,它削弱了全球帝国主义体系,带来了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第一次世界大战直接导致了1917年的十月革命——自那时起,全球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体系就一直在借贷中度日。

  1939年,当时正在世界多个地区(例如西班牙和中国)进行的战争随着英国帝国主义对德国的介入而发展为一场全球冲突。这也是一场德、法、英三国争夺领土和资源控制权的帝国主义间冲突。但是德国对苏联的入侵,以及苏联对美英结盟的战略部署改变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性质,使其成为了一场反法西斯战争。

  正是基于这一点,帝国主义国家的工人被动员起来与他们的统治者站在同一边:为了击溃法西斯威胁和捍卫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而战。英国、法国和美国继续追求他们的帝国主义目标——他们被诱导这样做,这阻止了他们与纳粹德国联合摧毁苏联。

  最终,苏联以巨大的代价,击败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战争机器,解放了欧洲大部分地区,并为社会主义在欧洲和亚洲的传播提供了巨大的推动力。

  二战后,旧欧洲和日本的帝国主义力量衰弱到无法再维持他们的军事和技术优势,帝国主义国家聚集在美国的保护伞下,而美国是唯一一个经济、生产能力和军事实力都很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其能力不但没有被削弱,反而得到了加强。

  如果没有美国的财政支持和军事援助,欧洲和日本的帝国主义者们就无法生存下来——他们会被崛起的工人阶级剥夺和取代,社会主义的胜利步伐也将势不可挡。

  但历史从不是直线前进的。社会并没有按照20世纪40年代共产主义和反帝解放战士们充满信心的预言发展。美国的帮助[21]加上对本国工人阶级的强大贿赂[22]使得被削弱的帝国主义力量在一定程度上得以恢复,而后斯大林时期的苏联及其政党的修正主义使得社会主义的力量和威望被慢慢削弱,并导致修正主义苏维埃政权的最终崩溃。

  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及东欧人民民主国家的解体,恰逢帝国主义者再次面临严重的全球生产过剩危机的关键时刻。帝国主义通过掠夺苏联和东欧人民的财富得以获救,而资产阶级政治和经济对马克思主义的明显胜利则进一步挫伤了世界人民的士气。

  尽管苏联和欧洲人民民主国家受到了毁灭性打击,但是社会主义和反帝国主义并没有从世界上消失。

7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李东辉 2024-4-8 18:27
sysiphus: 本文作者Joti Brar带头的“世界反帝平台”似乎和红中网的思想高度一致
非也,此言差矣。世界反帝平台是由南朝鲜民众民主党的赵德元同志带头成立的,Joti Brar所属的大不列颠马列共产党只是重要参与者。
引用 王导 2024-4-8 09:12
托派分子在历史上的革命运动中从来没起到进步的作用。
引用 HAD 2024-4-8 01:36
sysiphus: 本文作者Joti Brar带头的“世界反帝平台”似乎和红中网的思想高度一致
一个斯大林主义的网站
引用 sysiphus 2024-4-7 23:36
本文作者Joti Brar带头的“世界反帝平台”似乎和红中网的思想高度一致
引用 远航一号 2024-4-7 23:07
https://thecommunists.org/2023/10/01/news/theory/how-kke-uses-marxist-terminology-cover-retreat-from-marxism-war-opportunism/


英文原文
引用 远航一号 2024-4-7 23:01
转载自红歌会网。转载时删除了原文中的个别错误观点。标题是本网修改的。

查看全部评论(6)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21 19:26 , Processed in 0.01162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