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2023年 —— 世界力量对比转折的一年

2023-12-31 02:28|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74998| 评论: 2|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2023年,是世界范围的力量对比发生根本转折的一年。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世界进入了新自由主义的反革命时代以来,世界力量对比第一次发生了对美帝国主义和全世界反动力量不利、对世界人民和全球反帝反殖力量有利的决定性的变化。

2023 —— 世界力量对比转折的一年

 

远航一号

 

2023年,是世界范围的力量对比发生根本转折的一年。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世界进入了新自由主义的反革命时代以来,世界力量对比第一次发生了对美帝国主义和全世界反动力量不利、对世界人民和全球反帝反殖力量有利的决定性的变化。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到本世纪的前二十年,是美帝国主义、国际资产阶级、全世界反动势力占优势的时期。在近半个世纪中,以美帝国主义为首、中国资产阶级为副的国际反动势力对国际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发动了疯狂的进攻,摧毁了曾经强大的社会主义阵营,削弱了西方核心国家的工人阶级,在广大的亚非拉地区(即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外围和半外围地区)制造了无数的经济危机和巨大的社会灾难,将数以亿计的人民推进饥寒交迫的深渊,又将侵略战火燃遍了从南斯拉夫到中东、从阿富汗到北非的广大地区,使数百万人死于非命、数千万人流离失所。

本世纪初以来,中国资本主义崛起,成为推动世界资本积累的一支主要力量。与世界上一些进步人士的主观愿望相反,中国资产阶级无意改变现有的资本主义国际秩序。中国资产阶级的财富建立在残酷剥削亿万中国劳动人民的基础上。为了维护这样的财富,中国资产阶级需要美帝国主义及其在欧洲、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的仆从所提供的海外市场,还需要美帝国主义的海军保护全球各大洋的航路。在共同剥削世界上广大的外围地区,从那里攫取廉价的能源和原材料方面,中国资产阶级与美帝国主义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但是,由于美帝霸权的衰落,更由于广大亚非拉地区以及俄罗斯人民的斗争,依赖亚非拉俄能源和原材料供应的中国资产阶级又不敢把宝完全押在日薄西山的美帝国主义身上,从而在国际上一贯地表现出瞻前顾后、首鼠两端、进退维谷的丑态。

真正打击并且正在摧毁美帝霸权的力量是广大亚非拉俄人民的反帝反殖斗争。伊拉克与阿富汗人民反美救国斗争的胜利、叙利亚人民捍卫独立自主国家的斗争的胜利初步挫败了美帝国主义鲸吞整个中东的狂妄计划。

但是,美帝国主义在侵略中东的计划失败以后,不仅没有放弃其统治整个欧亚大陆的野心,反而变本加厉、孤注一掷,妄图颠覆和肢解当前世界上最强大的反帝堡垒 —— 俄罗斯,以一举实现其通过控制欧亚大陆的中心进而永久统治世界的迷梦。

在苏联解体前夕,西方帝国主义的头面人物曾经信誓旦旦地向苏联人民的叛徒戈尔巴乔夫许诺,一旦苏联抛弃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北约的成员国将不会扩大,北约所部署的武装也决不向东移动一步。然而,仅仅在苏联解体八年之后,1999年,西方帝国主义就撕毁了自己的承诺,将原华沙条约组织成员国捷克、匈牙利、波兰接纳为北约成员国;2004年,除了将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等国绑架上北约战车以外,又将原苏联加盟共和国中的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接纳为北约成员国。

20084月,在北约成员国的布加勒斯特会议上,不顾俄罗斯政府的强烈警告,西方帝国主义的头目公开承诺,乌克兰与格鲁吉亚将“最终”成为北约成员国。同年8月,俄罗斯对格鲁吉亚亲帝政权进行了军事打击。

20142月,在美欧帝国主义情报机关的策划和指挥下,由乌克兰的寡头资本家以及亲帝国主义小资产阶级积极参与,并以法西斯暴徒为主力,发动了所谓的“广场革命”,推翻了以亚努科维奇为首的乌克兰合法政府,建立了纳粹傀儡政权。

二月政变发生后,俄罗斯政府依照克里米亚人民的意愿,收复了克里米亚。与此同时,哈尔科夫、卢甘斯克、顿涅茨克等地方的人民纷纷发动起义,建立了人民共和国。然而,当时的普京政府对于西方帝国主义仍然抱有一定的幻想,没有坚决地支持哈尔科夫、卢甘斯克、顿涅茨克等地方的人民起义,导致哈尔科夫人民共和国失败,顿巴斯地区的大片领土被基辅纳粹当局蹂躏。

普京政府相信德国资产阶级与法国资产阶级的所谓“保证”,于2014年、2015年先后两次与基辅当局签订了由德、法参与担保的明斯克协议,要求在乌克兰东部地区实现停火并给与顿巴斯地区人民高度自治的权利。然而,基辅当局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遵守协议,他们对顿巴斯地区进行了长达八年的炮击,成千上万的平民死于非命。

2014年开始,北约向乌克兰派出大批军事顾问,按照所谓“北约标准”训练乌克兰军队,并为乌克兰军队提供情报支持。美国还在乌克兰境内设立了大批生化实验室,从事不可告人的秘密“研究”。到了2021年,基辅纳粹当局自以为已经准备就绪,在顿巴斯前线集结庞大兵力,妄图以大规模攻势一举消灭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

在这种形势下,俄罗斯于2021年底分别向美国和北约提出安全条约草案,要求乌克兰中立化,北约武器撤离乌克兰、波罗的海沿岸各国和东欧各国,北约集团的武器部署恢复到1997年以前的状态,美国和俄罗斯不在各自的境外部署核武器等。美欧帝国主义傲慢地拒绝了俄罗斯的和平建议。

 

特别军事行动

   2022224日,普京发表电视讲话,宣布俄罗斯开始在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

   在战争初期,虽然普京已经提出了实现乌克兰“去军事化、去纳粹化”的目标,但并没有下定推翻基辅政权的决心,其主要目的是“以打促谈”,以较小的代价实现相对有限的政治目标。

   到了三月底,俄、乌双方在伊斯坦布尔的谈判取得了突破,达成了和平协定草案。按照草案,乌克兰保证永久中立、不加入北约,乌军的人数和装备将受到严格限制,顿巴斯地区在乌克兰主权范围内实行高度自治,双方搁置关于克里米亚的争议。就在这个时候,当时的英国首相约翰逊窜到基辅,传达了美欧帝国主义的旨意,要求基辅当局将战争进行下去,直至打败俄罗斯,并承诺将运用美欧帝国主义可以掌握的全部力量支援基辅当局。

   在战争初期,从有限的军事和政治目标出发,俄罗斯方面仅仅投入了正规军约十五万人,加上顿巴斯地区的人民武装,俄军总兵力约二十万人。与之相比,基辅当局在战前的常备军即有约三十万人,再加上战争开始以后迅速动员预备役,乌军总兵力很快增加到六十万以上。

   到了五月份,俄军已经解放了包括马里乌波尔在内的亚速海沿岸地区以及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的绝大部分地区。这时,俄军兵力不足的问题开始暴露出来。

   与此同时,西方帝国主义误以为抓住了彻底颠覆俄罗斯的千载难逢的良机。他们一方面以强盗式的行径“冻结”俄罗斯在海外的财产,同时对俄罗斯实行各种所谓经济“制裁”,不允许俄罗斯使用西方的支付系统,妄图用这些办法来扼杀俄罗斯经济。另一方面,他们搜刮了在东欧各国可以找到的几乎所有的苏式装备,为基辅当局装备并训练了数万生力军,并动用北约的卫星、间谍飞机向基辅当局提供情报支持。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喘息以后,基辅当局在2022年的九月份和十月份将这些生力军分别投入哈尔科夫以东以及赫尔松方向,并发动了大规模进攻。

   根据当时战场的实际情况,俄罗斯方面实行了全面收缩战线、保存有生力量的正确的战略方针。俄军在给乌军以重大打击以后主动放弃了哈尔科夫以东地区以及第聂伯河右岸赫尔松市周围的地区。一时间,西方帝国主义媒体及其在全世界的应声虫群魔乱舞、弹冠相庆。西方帝国主义与基辅当局从俄军的主动撤退中得出了一个错误的结论:俄罗斯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只要再加一把力,俄军的整个防线就会崩溃,乌军就可以打到克里米亚,普京政府就会垮台。

   面对新的形势,以普京为首的俄罗斯领导集团逐渐认识到,西方帝国主义已经下定决心要致俄罗斯国家于死地;俄罗斯国家与人民除了与西方帝国主义彻底决裂并斗争到底直至胜利以外,再没有其它的选择!

   2022921日,普京总统宣布,俄罗斯进行局部动员,征召三十万预备役入伍。同时,俄罗斯的军事工业进入了战时动员,坦克、装甲车、炮弹、导弹的产量成倍地增长。

   2023年的前五个月,俄军以瓦格纳志愿兵团为主力,在顿巴斯东线发动了局部攻势,先后夺取了索勒达尔、巴赫穆特(阿尔乔莫夫斯克)等战略要地,并给乌军造成重大伤亡。在同一时期,俄军加固并完善了在扎波罗热方向的防线。

   战争开始以后,西方帝国主义长期去工业化的恶果开始显现,其军事工业已经无法承受长期、大规模常规战争的要求。尽管如此,美欧帝国主义仍然迷信所谓的北约武器、北约训练相对于俄军武器和训练有所谓的“优势”。美欧帝国主义动用了其现有的弹药库存,又从以色列、南朝鲜等仆从国搜刮了几十万发炮弹,拼凑了几百辆“西方”坦克以及上千辆装甲车,为基辅当局装备并训练了十几个旅的“精锐”部队,妄图在2023年的夏季用一次大规模攻势一举突破俄军防线、夺取克里米亚。

   20236月初,基辅当局的夏季攻势开始了;到了十月份,这一攻势已经彻底失败。基辅当局付出了重大伤亡,损失了十万以上的军队,丧失了几乎全部的西方援助的装备,在其发动进攻的整条战线上没有取得任何突破,仅仅占领了几个小村庄。

   基辅当局夏季攻势的硝烟还没有散去,俄军的冬季攻势就开始了,俄军在长达一千公里的整条战线上分别在库皮扬斯克、红利曼、巴赫穆特(阿尔乔莫夫斯克)、阿夫杰耶夫卡、马林卡等多个方向上向乌军发动攻势。由于在失败的夏季攻势中丧失了几乎全部的战役预备队,乌军只能将现有防线上的部队拆东补西、疲于奔命,完全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目前,俄军已经解放了马林卡并包围了在阿夫杰耶夫卡的乌军“精锐”部队,完全掌握了战场主动权。

 

胜利属于俄罗斯!

   如果说,在2022年秋季,人们对于这场战争的胜负还存有疑问的话,到了2023年底,甚至西方资产阶级主流媒体都不得不面对俄罗斯即将取得决定性胜利的现实了。

   决定战争胜负的根本因素是战争双方可以用于战争的人力、物力、财力以及运用这些战争资源的能力。

   经过近两年的战争,基辅当局的战争潜力已经濒于枯竭。综合各方面消息,到目前为止,基辅当局在其统治区已经累计动员两百万以上,基辅当局所控制的武装力量(包括后勤、文职人员和地方保安部队)目前约为一百万。这意味着,战争进行到现在,乌军累计伤亡和逃亡总数已经超过一百万。

   战争开始以后,基辅当局统治区的人口已经下降到约两千万,其中兵役年龄男性约五百万。也就是说,基辅当局已经累计动员了兵役年龄男性总数的约五分之二。在扣除从事后方生产以及维持基辅当局统治秩序所必需的人力以后,基辅当局的动员潜力已经所剩无几。大批最有战斗力、最狂热地信奉纳粹意识形态的民族主义分子已经被消灭。战争初期那支由有经验的老兵和中下级军官组成的乌克兰军队已经不复存在。基辅当局不得不强征大批只经过几个星期“训练”、毫无作战经验的新兵,将他们投入战壕。近来,基辅当局更加丧心病狂,在其统治区狂抓滥捕,将妇女、老人、少年乃至残疾人都抓来填充炮灰。乌军的战斗力和战斗意志都在迅速下降,越来越多的乌军士兵在前线向俄军投降。

   另一方面,俄军越战越强。战争初期,俄军在乌克兰战场上的总兵力仅有约二十万人;现在,俄军在乌克兰战场上的总兵力已经发展到六十多万人。俄罗斯人民空前团结,青年踊跃参军;自2023年初以来,每天有一千多人志愿参加俄罗斯武装力量。

   俄罗斯的军事工业迅速动员,坦克、装甲车、导弹、炮弹、无人机的产量大大增加。在主要武器和弹药的生产方面,俄罗斯的产量超过西方各国的产量之和几倍乃至十几倍。俄军装备精良、弹药充沛;乌军的重装备损失惨重,弹药严重短缺,不得不在前线对弹药的使用实行配给。

   双方军事力量对比的此消彼长、俄军兵力的增加和武器装备方面优势的扩大,都决定了基辅当局的军事失败和政治崩溃只是时间问题。

   面对基辅当局败局已定的前景,美欧帝国主义内部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美国国会迟迟没有通过对基辅当局的新的援助法案,导致美国政府掌握的可用于援助基辅当局的资金濒于枯竭。在即将来临的2024年度,基辅当局尚有高达数百亿美元的财政赤字无法弥补,经济总崩溃的时刻正在一步步逼近。基辅当局内部狗咬狗的矛盾严重激化,伪总统泽连斯基威胁要解除乌军总司令扎卢日内的职务,后者则通过其亲信威胁要对前者发动政变;有评论认为,基辅当局已经陷入了“两个政权并存”的危险而动荡的局面。

   目前,俄罗斯的国家领导人已经表达了要将战争进行到底直至彻底胜利的决心。俄军将不仅解放第聂伯河以东和黑海沿岸的广大地区,还将彻底摧毁基辅纳粹当局的武装力量,打垮基辅纳粹政权,将西方帝国主义在乌克兰的影响彻底铲除干净!

 

世界力量对比的根本转折

   在俄罗斯国家与人民的胜利面前,西方帝国主义惊慌失措。1221日,英国大资产阶级的喉舌《金融时报》发表文章,题为:“俄罗斯赢了怎么办?”文章作者认为,一旦俄罗斯在乌克兰取得胜利,俄罗斯就可以对乌克兰强加“胜利者的裁决”,普京将控制世界小麦出口量的四分之一,俄罗斯的胜利将鼓励其他国家“侵略”自己的邻国(也就是会给世界上的其他反帝力量以巨大的鼓舞),北约将从此信誉扫地。

   俄罗斯国家与人民的胜利从根本上改变了世界范围的力量对比。在俄罗斯胜利的鼓舞下,亚非拉各地区的人民掀起了反帝反殖斗争的高潮。尼日尔、马里、布基纳法索的进步政权紧密团结,将法帝国主义的势力从矿产丰富的西非内陆地区一举驱逐出去。哈马斯抵抗力量发动了反抗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的伟大起义,一举打破了以色列军事力量不可战胜的神话;也门胡塞武装切断了红海航线,掐住了欧洲资本主义经济的生命线。美帝国主义赖以维持世界统治的所谓的航母战斗群在波斯湾和地中海之间徘徊游弋,无所作为;美帝国主义海军正在失去维持全球各大洋航路基本安全的能力。

    俄罗斯已经成为欧亚大陆上无可争议的最强大的军事力量。通过与伊朗、朝鲜等反帝力量团结在一起,以俄罗斯为首的反帝阵营在与以美帝为首的北约帝国主义侵略集团的对抗中,在军事力量对比方面占据了优势,并且这种优势还在不断扩大。

   在颠覆俄罗斯、扶植基辅纳粹当局的侵略计划上押上了全部赌注的欧洲资产阶级跳得最“高”(与美帝国主义相比,欧洲帝国主义者更喜欢标榜自己是“文明”的代表、“理性”的象征)、摔得最惨。在失去了来自俄罗斯的廉价能源的供应以后,欧洲资本主义仅存的“高端”制造业在世界市场上失去了竞争力。欧洲资本主义将无可挽回地衰落下去。随着欧洲资本主义内外矛盾的加深,北约 —— 这个沾满了世界人民鲜血、恶贯满盈的帝国主义侵略集团 —— 正在走向土崩瓦解、呜呼哀哉。

   在世界历史经历着翻天覆地转折的时代,中国的资产阶级处于一个尴尬的旁观者的位置。就其本心和阶级本性来说,中国资产阶级是不愿意看到俄罗斯和其他反帝力量的胜利的。但是,慑于世界反帝力量的强大,中国资产阶级又不敢按照美帝国主义的旨意与俄罗斯为敌,也承担不起断绝与俄罗斯经济贸易往来的代价。

   中国资本主义以往的“繁荣”,对内是靠残酷剥削中国的劳动人民,对外则是靠美帝国主义维持国际资本主义分工和“自由贸易”的“安全”和“秩序”。现在,美帝国主义的大厦正在轰然倒塌,中国资本主义的海外市场也面临着萎缩。

   接下来,俄罗斯与亚非拉地区的大多数外围和半外围国家势必要逐步团结起来,要求改变不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改变自然资源出口国长期以来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被剥削的局面。随着几百年来少数核心国家剥削外围和半外围的不平等交换秩序的瓦解,不仅西方帝国主义对世界的统治将不可避免地终结,作为世界资本主义的主要制造业出口基地、严重依赖来自海外的廉价能源和原材料的中国资本主义也将面临灭顶之灾。

   在亚非拉俄广大地区人民反对国际资本主义剥削斗争的有力配合下,在经过长期“躺平”斗争的积蓄和准备以后,中国的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必将迎来属于自己的光辉的历史时刻,登上创造历史的伟大舞台。


 

38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9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xin 2023-12-31 16:18
感觉这些内容可以完全当做未来社会主义政权的历史教科书使用!
引用 云霄 2023-12-31 11:59
高屋建瓴!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21 18:19 , Processed in 0.01113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