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阳粉”大战喜羊羊、恩格斯和“阳和平老师”—— 介绍“阳粉”的批判技巧 ...

2023-12-3 08:15|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72543| 评论: 1|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匿名阳粉”反驳或者批判别人的办法就是歪曲篡改、断章取义,有时则是无中生有,还有一些时候则确实是不懂装懂、前言不搭后语。下面,就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匿名阳粉”的批判技巧,以便各位红色网友“借鉴”、“学习”。

“阳粉”大战喜羊羊、恩格斯和“阳和平老师”—— 介绍“阳粉”的批判技巧

 

远航一号

 

HAD网友转发了知乎上的一篇文章,标题为“关于‘233型酷炫喜羊羊’反驳阳和平相关言论的批判”,是一个匿名用户写的。据这位匿名用户说:“[2022]1210日阳和平同志于b站发表了上述言论,喜羊羊就上述言论以及阳和平同志曾经在其短视频中提到的‘阶级和脑体分工都是一定生产力水平的结果,而不是原因’的相关观点对阳和平同志进行了‘彻底’的批判,不巧的是本篇文章又是对喜羊羊文章进行的批判。”

在这里,我们姑且称这位匿名用户为“匿名阳粉”。与其他阳粉一样,匿名阳粉”所写的文章啰里啰唆、又臭又长、逻辑混乱、味同嚼蜡;喜羊羊的原文大约3500字,“匿名阳粉”对喜羊羊的批判的批判拖拉了7000多字(还不包括引用图片中的文字)。与其他阳粉一样,“匿名阳粉”反驳或者批判别人的办法也是歪曲篡改、断章取义,有时则是无中生有,还有一些时候则确实是不懂装懂、前言不搭后语。

下面,就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匿名阳粉”的批判技巧,以便各位红色网友“借鉴”、“学习”,以丰富我们在思想斗争方面的经验和手段。

 

一.别人是偷换概念,“阳粉”是明换概念

            阳和平先生在去年1210日的视频中,发表“高论”,说什么即使到了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不会组织社会大生产,那么就只好由资产阶级来组织”。喜羊羊批判的就是阳和平的这一谬论。

            为此,“匿名阳粉”辩解说:

 

“在刚刚进入社会主义社会时,我们的无产者们往往没有相应的能力组织社会大生产,从而只好由资产阶级来组织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无产阶级要将自己从资产阶级手中夺来的权力重新交给资产阶级,恢复资产阶级专政,这显然是不可能的。由资产阶级来组织社会化大生产一方面是由于无产阶级自身缺乏相应能力来组织而不得不采取的措施,另一方面又意味着无产阶级必须在不再受资产阶级残酷压迫的社会主义社会中发展自身各方面的能力,掌握组织社会化大生产的各项技能。而最终组织社会化大生产这一活动仍然将由无产阶级自身完成。值得强调的一点是,在不得不由资产阶级专家组织社会化大生产的阶段,必须限制资产阶级法权,防止资产阶级权力扩大化并培养无产阶级管理组织社会的知识水平和能力。立即将旧资产阶级专家排除在管理和组织社会化大生产和公共事务之外,由无产阶级自身管理无疑是一种空想,而这样就必须要做到限制资产阶级法权,防止在社会主义初期掌握管理公共事务[权力]社会公仆转变为社会主人。”

 

     在上面这一段话中,“匿名阳粉”先是说,“我们的无产者们往往没有相应的能力组织社会大生产,从而只好由资产阶级来组织。”这里,作为无产阶级对立面、负责组织社会化大生产的,是“资产阶级”。隔了几行,“匿名阳粉”又说,“在不得不由资产阶级专家组织社会化大生产的阶段,必须限制资产阶级法权”;这里,负责组织社会化大生产的不再是“资产阶级”,而是变成了“资产阶级专家”。又隔了几行,“匿名阳粉”继续说,“必须要做到限制资产阶级法权,防止在社会主义初期掌握管理公共事务权力的社会公仆转变为社会主人。”无论是“资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专家”,这时又都变成了“社会公仆”。

    难怪凡是头脑正常的人在与“阳粉”讨论问题时都额外吃力。在同一段话里,负责组织与管理社会化大生产的社会集团瞬间就从“资产阶级”,变成了“资产阶级专家”,又变成了“社会公仆”。过去说,在辩论中“偷换概念”是不诚实、不光明磊落的。“阳粉”不搞“偷换概念”,而是明换概念,就是与神仙辩论也必能立于不败之地。请问“阳粉”,在未来的社会主义社会建立以后,组织与管理社会化大生产的到底是哪个社会集团?是已经被打倒的“资产阶级”?还是某种未经明确定义的“资产阶级专家”(“资产阶级专家”到底属于哪个阶级)?还是既非“资产阶级”又非“资产阶级专家”的“社会公仆”(这样的“社会公仆”又是什么人、属于什么阶级)?

    无论是“资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专家”,还是“社会公仆”,既然无产阶级将负责组织和管理社会化大生产的大权交出去了,那么怎样防止人家变成“社会主人”呢?怎样避免“无产阶级要将自己从资产阶级手中夺来的权力重新交给资产阶级,恢复资产阶级专政”呢?

   “匿名阳粉”有什么高招呢?“在不得不由资产阶级专家组织社会化大生产的阶段,必须限制资产阶级法权,防止资产阶级权力扩大化并培养无产阶级管理组织社会的知识水平和能力。”这些想法是好的。但是,怎样才能做到这几点呢?为什么过去的社会主义国家在这几个方面的尝试都不成功呢?为什么,即使有毛主席那样的伟大领袖的领导,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还是失败了呢?

   未来的社会主义革命怎样避免重蹈历史的覆辙呢?我们这一代马列主义者比毛主席他们高明吗?如果是,高明在哪里?如果不是,我们又可以得益于哪些毛主席那个时代所不具备的历史条件呢?

对于这些问题,“阳粉”们不说,没有回答,有可能是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二.无产阶级打野猪,“阳粉”做“批判的批判者”

    阳和平胡说什么“到了共产主义,社会职能分工只会更加细化”。喜羊羊对阳和平的谬论给予了讽刺:“我提议,认同这一观点的人,都应该去厂里面感受一下‘更加细化’的“分工”,看看这到底是福报,还是对我们劳动者的摧残。

    我仔细核对了喜羊羊的原文,在原文中,对阳和平所谓“到了共产主义,社会职能分工只会更加细化”的评论仅限于上面这一句话。就是从这一句话中,“匿名阳粉”居然“读”出了喜羊羊的“荒唐”:

 

“喜羊羊犯了一个十分荒唐的错误:... 喜羊羊看来,仿佛共产主义社会中是没有分工的,人人都是什么都会的‘超人’。马克思曾提到在自由人的联合体阶段,即共产主义社会中每个人都能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但是将这种‘自由而全面的发展’脱离实际地理解成什么都会从而无需分工是一种很荒谬的做法。与喜羊羊的表述相反地,共产主义社会中分工仍然存在,并且更加细化...马克思曾提到,共产主义社会的一大特点就是生产力空前发展,而要使得生产力空前发展,生产过程细化便是一大前提和重要措施。由于科技的发展,生产过程的细化,无产阶级便能很轻易地掌握每一步生产过程,一方面有助于无产者了解整个生产过程,一方面可以使劳动生产率大大提升。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就是共产主义社会公有制条件下,人们劳动时间相对很短,而他们将有更多的时间用于发展自身各方面的能力,即自由而全面的发展。”

 

    如上,喜羊羊说,认同社会分工只会更加细化的人,“都应该去厂里面感受一下‘更加细化’的“分工”,看看这到底是福报,还是对我们劳动者的摧残。”就是从这样一句话中,“匿名阳粉”竟然看到了 ——“在喜羊羊看来,仿佛共产主义社会中是没有分工的,人人都是什么都会的‘超人’。”

    我们有时会用歪曲篡改、断章取义来评价一些人在辩论中不讲道德、无理取闹。但是,即使是断章取义,也要有“章”可断,有“义”可取。与歪曲篡改、断章取义相比,“阳粉“的文章道德已经进步到无中生有的化境了!

    喜羊羊在原文中确实表达了,只有消灭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工才能实现共产主义的观点。但是,如果不是依靠某种幻觉或者妄想狂,无论如何,也看不出,喜羊羊在原文中主张过共产主义将消灭一切形式的分工。

    “匿名阳粉”一方面认为,“共产主义社会中分工仍然存在,并且更加细化”;另一方面又说,到了共产主义,“人们劳动时间相对很短,而他们将有更多的时间用于发展自身各方面的能力,即自由而全面的发展。”

    既然说到分工,那么,到底什么是“分工”呢?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指出过:“当分工一出现之后,任何人都有自己一定的特殊的活动范围,这个范围是强加于他的,他不能超出这个范围:他是一个猎人、渔夫或牧人,或者是一个批判的批判者,只要他不想失去生活资料,他就始终应该是这样的人。”显然,分工就是指:任何人都只能从事“一定的特殊的活动”,“不能超出这个范围”,只能是猎人、渔夫、牧人或者批判的批判者,并且“始终应该是这样的人”。

    如果到了共产主义,如马克思(而不是喜羊羊)所描述的“分工”不仅继续存在而且还要“细化”,也就是说,“强加于”每一个人的分工范围更加细小、更加琐碎,而且“不能超出这个范围”,那么,劳动群众又如何才能做到“全面而自由的发展”呢?无产阶级又如何有机会“发展自身各方面的能力,掌握组织社会化大生产的各项技能”呢?

    而只要无产阶级“不能超出这个范围”,并且被“强加于他”的范围越来越小、越来越细(除此以外,“细化”还能有什么意思),只能做猎人、渔夫、牧人,或者是更加细分的猎人、渔夫、牧人(比如有的专门狩猎野鸡,有的专门狩猎野猪),而“匿名阳粉”们则可以安然地、专门地担任“批判的批判者”,并且“始终应该是这样的人”,我们又如何防止“批判的批判者”不从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呢?

 

三.“阳粉”比恩格斯更懂马克思主义

    阳和平否认“只要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工仍然存在,社会就必然划分为阶级”这一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喜羊羊指出,阳和平在引用恩格斯的著作时采取了断章取义的、不诚实的做法:“我们来看看恩格斯完整的原话:‘在这被迫专门从事劳动的大多数人之旁,形成了一个脱离直接生产劳动的阶级,它掌管社会的共同事务:劳动管理、国家事务、司法、科学、艺术等等。因此,分工的规律就是阶级划分的基础。’显然,被阳和平同志省略的这一段话,是与‘社会就必然划分为阶级’密切联系的;离开了被阳和平同志省略的这一段话,也就不可能真正理解为什么‘社会就必然划分为阶级’。”

   “匿名阳粉”认为,“喜羊羊的论述毫无逻辑”,并且为“喜羊羊为什么敢[如此]厚颜无耻”而无限愤慨!

    愤慨的“匿名阳粉”接下来用了两大段话,先是啰里啰唆试图论证只有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才会出现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工,然后论证,只有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才会出现阶级划分。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查对一下喜羊羊的原文。喜羊羊朋友在仅有3500字(其中还包括大量引文)的原文中可曾在任何地方否认只有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才会出现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工、才会出现阶级?

    将论战对手本来并没有的观点强加给对方(或者通过给读者强烈暗示的方法强加给对方),然后煞有介事地猛烈批判一个并不存在的靶子。这是“阳粉”以及阳和平先生本人在与他人论战时的惯常作风。

    喜羊羊说:“无弋爰剑同志说阶级社会的物质基础是脑体分工,这是正确的。”“匿名阳粉”说,喜羊羊“错认为脑体分工是[阶级社会的]物质基础。... 脑体分工根本就不是什么所谓的物质基础。

    “匿名阳粉”还说:“只要稍微懂点马克思主义,稍微有点逻辑思维的人都不会从此篇文章中得出 ... 阶级社会的物质基础是脑体分工的结论。”

    这次,“匿名阳粉”既没有无中生有,也没有断章取义,而是犯了睁眼瞎(也许是睁眼说瞎话)的病。

    就在“匿名阳粉”自己引用的喜羊羊所引用的恩格斯的话中,白纸黑字,写着;“在这被迫专门从事劳动的大多数人之旁,形成了一个脱离直接生产劳动的阶级,它掌管社会的共同事务:劳动管理、国家事务、司法、科学、艺术等等,因此,分工的规律就是阶级划分的基础。

    看来,不仅仅是喜羊羊,而且连恩格斯也不如“阳粉”懂马克思主义,更没有逻辑思维。

 

四.“阳粉”说“阳和平老师”荒谬至极

    在进一步阐释了恩格斯的论述以后,喜羊羊总结说:“恩格斯明确说明,消灭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工,同时也是消灭阶级统治和阶级剥削的条件”。

    愤慨的“匿名阳粉”继续愤慨:喜羊羊“引用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的上述图中言论,得出了‘恩格斯说过消灭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工,同时也是消灭阶级统治和阶级剥削的条件’这一结论,也是荒谬至极,断章取义之举。... 可恰恰相反,恩格斯的这段话刚好又证明了阳和平老师的观点,而不是支持喜羊羊的观点。”

    令人遗憾地是,匿名阳粉”不仅没有做到忠实地转述论战对手喜羊羊的观点、准确地体会和把握马列主义经典作家的观点,居然连“阳和平老师”的观点都无视了!

    就在“匿名阳粉”所批判的喜羊羊文章中,白纸黑字地引用了“阳和平老师”的原话:“虽然社会职能分工是阶级产生的基础,也就是阶级的出现必须有分工,分工是阶级存在的必要条件。但是反过来认为只要有分工就有阶级(秋石客的理论)是荒谬的,因为分工不是阶级存在的充分条件。”

    看看!“阳和平老师”可是白纸黑字地承认,“分工是阶级存在的必要条件”。什么叫“必要条件”?稍有逻辑常识的人都知道,如果AB的必要条件,那么如果消灭了AB也就不能存在。比如,呼吸心跳是“匿名阳粉”生存的必要条件,消灭(停止)了呼吸心跳,“匿名阳粉”也就不能继续存在下去了。那么,“阳和平老师”说,“分工是阶级存在的必要条件”,也就是说,消灭了(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工,阶级与阶级社会就无法再继续存在下去了。这个逻辑,没错吧?既然如此,喜羊羊说,“消灭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工”“消灭阶级统治和阶级剥削”的条件,何错之有?

    如果让我挑个小错,那就是喜羊羊应该把这个条件定义得更加明确一些:“消灭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工”“消灭阶级统治和阶级剥削”的充分条件。因为“阳和平老师”告诉我们了:“分工是阶级存在的必要条件”。

   喜羊羊荒谬至极乎?“阳和平老师”荒谬至极乎?“阳粉”愤慨乎?天真又可笑乎?

 

1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5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3-12-4 05:52
这是与阳和平一派打交道的典型范例。

他们“辩论”的主要手段就是偷换对手的观点。他们只想着赢,不想着求真。后来见打赢无望,就只能通过偷换概念,劝解网友“不要和红中网接触”来维持虚幻的优越感了。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3 21:40 , Processed in 0.01212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